与鲍君初见是在大理,第一顿饭他请我在一家本地人家里开的私房菜馆里吃酸辣鱼,第二顿饭我请他在一个回民馆子吃红烧牛肉。后来,这两菜就成了我们餐桌上的日常。

导语:这顿饭菜成本不到30元,比饭店里做得还美味,老公直夸老婆贤惠。今天下班回家做饭菜,第一道菜:牛肉烧竹笋,牛肉和干竹笋红烧,加点辣椒酱调味,香辣美味,十分下饭。

成长于内陆的鄙人一向畏腥,对水产不怎么感冒。广东人最善烹鱼,但是作为重口味的湖南人,我又嫌他们的清蒸手法太素,因此在广东那么多年也没学会吃鱼。直到来了大理。

图片 1

酸辣鱼是大理的白族特色菜,这道菜的烹饪手法倒是没有什么特别,将鱼放入锅中,加姜、蒜、辣椒等慢炖,其主要特色在于菜中的酸味并不用醋来调,而用本地产的酸木瓜。外地人想要分辨这道菜的味道是否正宗的话,只需要吃的时候在锅里找找有没有木瓜片。拳头大小的酸木瓜,切上小半个放到锅里,跟小鱼一起慢慢炖着。做这道菜最好用大锅,除了鱼是主料,一般还会再放入猪皮和嫩嫩的白豆腐,将要出锅前可以加一小把青菜。这样,锅里就有鱼有肉有荤有素,酸香鲜辣,滋味齐全。

第二道菜:红烧黄骨鱼,这是野生黄骨鱼,是老公的朋友周末钓的,送给我们四条,这鱼肉质细嫩很好吃。

一锅煮好的酸辣鱼端上来,先不说那香味,光是颜色就已经很好看。白的豆腐、黄的猪皮、绿的青菜,红的辣椒,鱼和木瓜已经潜行汤里,深藏功与名。先吃几块锅边菜开开胃,再扒开鱼肉大快朵颐。这时的鱼肉,腥味已经荡然无存,只剩香辣酸嫩,正合我的口胃。每次家里吃酸辣鱼的时候,米饭通常要多煮上一倍。有时候一锅荤素全都吃完以后,汤都舍不得倒掉,拿来拌饭或者是浇面。

图片 2

在大理,所有的本地饭馆中都会有酸辣鱼这道菜,而红烧牛肉一般是回民馆子的特色和招牌。

第三道:番茄蛋汤,番茄的酸味融入到蛋汤里,非常美味,是我家最常喝的一道汤,一年四季喝不腻。

我们出门吃饭的话,回民的清真馆通常是首选。这种饭馆一般店面很小,一个点菜柜占去半壁江山,一般也就两三张桌子,老板兼厨师兼收银,茶水、碗筷、米饭自便,随意得很。

图片 3

红烧牛肉不是现烧的,牛肉是切成块用一只大锅放了料包常年放在炉子上炖着,肉质早已酥烂,客人来的时候盛一碗出来就是了。一般用的是那种两掌大的土碗,碗底铺上几片薄荷,装上牛肉,再添一大勺汤,撒上葱花和香菜。鲍生是北方人,对“大块吃肉”有执念,最反对肉里加些素的配菜,这种纯大碗肉的吃食最符合他的“食肉方针”。

中午2个菜1个汤,有鱼有肉,荤素搭配,营养美味,2个人喝点小酒暖和,成本不到30元。老公喝完酒,又吃了两碗米饭,我只吃了一碗米饭,因为在减肥中,美食面前只能忍。

前不久我们又发现了一处特别便宜并且好吃的卖红烧牛肉的地方,在市区泰兴市场的后门处。

图片 4

市场的后门有一整排简易的棚子,棚子下是一个一个摊位,卖速食的简餐。炒好的荤素搭配的几样菜,另有几口荤锅,中间必有一口锅装着红烧牛肉。一个地方的特色菜通常是当地市井的代言,经由千巷万户的舌头们总结出来,最后,仍要回归到千巷万户的餐桌上去,注定无法趋向于精致或者华贵。15块钱的一碗牛肉,再配一大碗米饭,既美味又实惠。来这里吃饭的有很多是给附近的米面油批发店拉货送货的男人们,晴天一身灰土雨天一身泥水,进门喊一声“来一碗红烧”,然后就着同样规格的一大碗米饭呼噜呼噜吃下去,再喝两口汤,一身细汗冒出来,下午的活计所需的力气又有了着落。活儿不急的时候,吃完饭坐着抽根烟,闲磕几句。也有附近的住户过来吃,不过总的来说,是男人居多。

中午2个菜1个汤,有鱼有肉,荤素搭配,营养美味,2个人喝点小酒暖和,成本不到30元。老公喝完酒,又吃了两碗米饭,我只吃了一碗米饭,因为在减肥中,美食面前只能忍。

昨天又进城采购,临走到市场后门吃“红烧”,吃完了也闲坐在那儿看人家唠家常。邻桌坐了两个银发老者,一碗红烧牛肉,一碗红烧肥肠,一碗泡菜,两杯浓茶,没怎么见他们吃,尽顾着聊了。一个老者家中的闺女要出嫁了,他正在备嫁妆,抱怨着亲家不怎么上心,觉得闺女不受重视,担心她嫁过去了要受委屈。另一个老者就反复地劝他“儿孙自有儿孙福”“船到桥头自然直”。不远的市场出口处有间小屋,挂着“牲畜屠宰稽查点”,坐着一个很年轻的姑娘,长日无事,坐在那里搂着个小镜子描眉画眼。对面的好几张小方桌被拼到了一起,一面各坐几名大汉,谈笑吃肉,快意人生。几张黑得发亮的小矮桌矮凳,烂边缺角的土碗,黝黑的装着茶水的土陶罐,地上有来不及打扫的纸巾和一次性筷子,几缕阳光塑料棚顶的间隙洒下来,这是红烧牛肉的世界,我们坐在其中据案大嚼,经常感觉自己找对了队伍,虽在异乡,却有如归乡。

图片 5


每次上桌吃饭,老公都会在品尝菜的同时,不断地夸我贤惠,说我饭菜做得比饭店里的还好吃,正是因为这句话,让我心甘情愿十多年每天下厨房做饭。

个人微信公众号:贩乐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