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正当他以为这一切就会这样平淡地结束时,参与众筹者的口口相传,开始一个慢热的影响力培育期,终于让诺亦腾最后筹到
60 多万美元,超过刘昊扬预期一倍,这也是国内公司在 Kickstarter
众筹所取得的最好成绩。

图片 1

其实诺亦腾的名字早已被大部分电影特效公司所熟知,甚至包括 2015
年春节联欢晚会上的吉祥物阳阳以及最近上映的《寻龙诀》等,如今很多国际著名特效公司都已经变成了他们的客户。

而在爱范儿旗下产品社区 MindStore 中进行线上分享的诺亦腾就瞄准了隐藏在 VR
火爆发展背后的机遇,走出了一条内容和头显之外的 VR 领域的发展之路。

刘昊扬基于自己力学的工科背景,再加上有传感器测试桥梁的基础,拉上拥有这一领域学术背景的其他两位合伙人,开始在传感器上做文章,走上了二次创业的道路。他们坚信他们会像上帝创造亚当一样,创造出惯性传感器的动作捕捉技术。

那么现在市场中哪一类关于 VR
的产品实际数量最多呢?不是头显、不是内容,而是各种外观、各种材质的手机
VR 眼镜。

高尔夫运动分析系统 mySwing(高尔夫挥杆分析系统)系列产品;

星辰大海

作为目前虚拟现实领域动作捕捉技术的领头羊,刘昊扬也已经想好了诺亦腾下一步的发展方向:

首先是技术维持动作捕捉领域的技术领先性,除了继续在惯性动作捕捉技术水平方面下功夫,同时还会导入一些新的技术。比如在 Project
Alice
中使用的“光学+惯性”的混合捕捉技术。同时进一步把精度提高,并且降低成本。

另外一个是围绕现在的技术优势,在不同的行业应用中去进行垂直化的尝试。

在进退两难之际,他们将研发的一些阶段性成果放到 YouTube
视频网站上,得到不少人的鼓励,其中包括得过奥斯卡技术奖的业界元老 Lance
Williams。

直击真实用户的痛点:连接现实和虚拟

图片 2

诺亦腾联合创始人、CEO 刘昊扬

作为 VR
设备长久以来的一个弱点:长时间使用带来的眩晕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引起这个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人自身的动作感知和视觉感知不协调。如果只是坐着看静态视频,似乎又失去了使用
VR 设备的意义。

能否将现实和虚拟再次做一个良好的连接呢?没错,这就是诺亦腾一直以来在做的事情——动作捕捉技术。

图片 3

Perception Neuron

它本来主要应用在科幻电影、动漫的制作中,能够将人的实际动作转化为数据,但是他们通常使用的都是纯光学捕捉的解决方案,而诺亦腾选择了从惯性感应器进行切入。

同时还将惯性感应器的数据和光学的进行了有效的结合,从而获得了更好的性能表示,以及价值体现。

爱范儿之前也曾数次就诺亦腾极其产品进行报道(点击查看),从最早的电影硬件、mySwing
高尔夫球挥杆宝、面向企业级市场的 Perception
Legacy
,14
年 9 月又在 Kickstrater 上众筹了一款 2B 和 2C 之间的产品 Perception
Neuron
,还创下了当时国内科技项目在
Kickstarter 上的众筹记录。

今年 1
月,诺亦腾又带来了一款新产品,不过这次的产品是一套商用解决方案,名字叫做 Project
Alice
。这一套解决方案中几乎包括了商用虚拟现实场景所需的一切:

头显

惯性动作捕捉服

光学跟踪系统

动作手套

背负式计算机

现场演示中,现实的物体都能够显示在头戴显示器中,你甚至可以只凭头戴显示器的内容去进行真实物体的操作。从东西到人的定位都分毫不差,可以说是现在“最精确”、“最低延迟”的一体化虚拟现实解决方案。

Project Alice
最重要的是代表了完全沉浸式虚拟现实的交互方式不仅仅包括人和虚拟世界的交互,也包括了人与人、人与物之间的交互。

诺亦腾联合创始人、CEO 刘昊扬在 MindStore 的 MindTalk 线场中点明了
Project Alice
中的重点。因为在虚拟实际里面也能够触碰到真实的物件,让虚拟世界的真实度上升了不止一个维度。

图片 4

同时,诺亦腾还在 Project Alice
中采用了“光学+惯性”的混合捕捉技术,能够结合光学捕捉精度高,以及惯性捕捉连续好、造价低的优点,形成一套综合性能出色的捕捉技术。诺亦腾
CTO
戴若犁在之前接受爱范儿的采访中就曾提到:

“光学动作捕捉能进行精准的、绝对的定位,但容易被遮挡。动作捕捉则不怕遮挡,提供光线被遮挡后的数据。只依靠动作捕捉的话,则达不到混合形式的精准程度。诺亦腾是第一家能把混合算法做到这种程度、而且时延这么低的团队。”

同时 Project Alice
也已经有了实际应用案例,其中之一是我们曾经报道过的大型虚拟现实主题公园
The Void。由很多个 60 x 60
英尺的房间组成,再通过重定向行走创造出没有边界的理想虚拟世界。

从此这家公司被多家媒体报道,开始在业界小有名气。在这短短三年间,诺亦腾完成了拓荒者到领跑者的角色,今天它的神话依然不断在书写着…

改一下外观,提升一下 VR 眼镜的佩戴感受,然后再开发一个相匹配的
App,往里面填充满内容。似乎就已经完成了“VR
创业”这一目标。实际的结果却是,HMD(头戴显示器)的核心技术与传统的液晶显示技术其实无二,唯一占据的是“头部”这个位置。实现的也只有“更近”这一点,并不能真正满足用户的需求。

2013年,刘昊扬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将自己的产品放到美国知名的众筹网站
Kickstarter 上,几个星期过去了,仅仅募到 3 万美金。

推动虚拟现实行业发展:从商业端下手

虽然今天虚拟现实铺天盖地的宣传看起来大红大紫,但是从普及性来说真的还处于中早期,我们和其他很多创业者同样还仍在为同一个目的奋斗:推动整个虚拟现实行业发展。

现在很多人实际体验过虚拟现实之后,未必会主动将这种东西推荐给朋友。新鲜感肯定有,但是不足以达到大家预期。

刘昊扬谈谈他对整个虚拟现实行业的看法,这也是诺亦腾的主要火力集中在 B
端而不是 C
端的原因之一。一套消费级的虚拟现实设备,实际上能够教育的用户可能只有寥寥几个人,而一套商业的虚拟现实设备能够教育的用户数量则是成千上万的。

图片 5

Project Alice

一旦市面上拥有足够多的虚拟现实商用设备以后,就会形成对虚拟现实的行业级教育,民众也会对这样行业的技术形成一个认知的普及。这样一来就能打好虚拟现实技术爆发的一个群众基础。

同时像虚拟现实这样技术含量比较高的行业,优质产品一开始的价格肯定不低,这肯定不会是普通消费者的菜,相比之下商用环境明显适合得多。

诺亦腾主要是在捕捉动作的原理上比其他科技公司更为牛逼。

碰一下就能着,现在 VR/AR 就是这么火。

而诺亦腾的动作捕捉技术在设备的易用性、实时性以及抗干扰方面都是传统光学动作捕捉系统无法比拟的,它基于 MEMS 惯性传感器来实现的,通过几个微型穿戴进行动作感知,利用无线来传输数据,将动作实时、同步成一个虚拟
3D 形象,期间完全不惧怕传感器遭到遮挡。

然后将那个人的体征,面部数据录入计算机中。

无缝进入 VR 领域

于是他们将希望寄托给风险投资人,期望能得到一些资金的帮助。而当他介绍这项全新的技术,没人有耐心听他讲完,因为他们都听不懂。

面向个人用户及开发者的 Perception Neuron ;

动作捕捉是什么?

在这里我们要先了解一些动作捕捉是什么?

(图片来源于网络)

接着将演员的动作数据通过计算机的模拟运算,传到虚拟出来的人物上,这样便完成了电影或者游戏人物特效的动作捕捉…

成功的背后是难以言表的艰辛

**文首发雷科技。转载请联系雷科技(微信:leitech)。

在一次机缘巧合下,他在咖啡馆遇到了戴若犁,那时戴若犁刚推辞了一家大学科研机构的邀请,由于两个人具有类似学科背景,都有共同的话题,两人第一次见面就聊到深夜,这个戴若犁后来便成为了他的创业合伙人。

其中的加速度计和陀螺仪成为诺亦腾的惯性传感器技术的关键。


在 2015 年,这家公司开始将自家的动作捕捉技术结合到 VR 上,配合 HTC Viva
打造一个足够真实的虚拟体验。真正能让你抛开鼠标和键盘,体验到一个足够真实的虚拟现实世界。

做动作捕捉再来做 VR
交互,几乎就像是无缝地渗透进另一个领域,这种交互只需将原有捕捉到的动作虚拟配合上虚构的场景和物品,就能达到这种真人与虚拟环境及系统的交互,毕竟这种黑科技才是
VR 真正的未来。

没有这些特效,如今的电影想必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有一次,国内一位知名投资人毫不留情地嘲笑刘昊扬,连美国都做不出来的东西,他凭什么能做出来。就算他能做出来,深圳也会快会有山寨的产品,对诺亦腾这种既耗时又耗钱的公司并不看好…

人们常常只会关注别人成功,但往往忽视其背后付出和汗水和努力。

花着自己攒的钱,走着国内还没有人走过的道路,刘昊扬和他的团队在创业初期遭遇着极大的阻力,早期研发时的自信随着漫长的研发周期日益消耗,一方面不确定自己能否研发出这种技术,另一方面担心别人抢先一步,一切都前功尽弃。

如果你也对未来的智能世界,有意思的科技资讯充满兴趣,不如关注我们的专题:智能硬件

不过说实话,现在这家公司也足够屌了!从 2012 年至今成立整整 3
年的时间里,已经从一个 13
人的创业团队一跃成为世界范围内少数几家顶级动作捕捉技术公司。凭借着牛得飞起的动作捕捉技术,它先后获得数百万美元的
A 轮融资以及 2000 千万美元的 B 轮融资,目前它的估值超过两亿美元。

动作捕捉是常用于科幻电影、动漫里的技术,通过它来制作更精美的特效。至今这种技术仍然运用在电影、游戏、体育、医疗等很多领域。包括你在玩的
NBA 2K16 每一个球员也是都是用基于动作捕捉…

跟大多数成功的创业者一样,诺亦腾的
CEO 刘昊扬一路走来也是步履蹒跚。一个同济大学结构力学出身,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土木工程博士学位的人,怎么看,都好像跟计算机搭不上关系。

难怪这么一家貌不惊人的国内公司会被红极一时的美剧《权利的游戏》选中,为其中提供相当逼真的特效。

自从近年来国内电影票房日益高涨,国外不少好莱坞的大片比如《星球大战》、《速度与激情
7》、《复仇者联盟
2》等电影也受到了不少好评。我们看着这些非常过瘾的电影时,也不忘感谢科技在背后营造的特效…

除了在动作捕捉领域独树一帜之外,诺亦腾更是将发展的方向投了现今非常火爆的
VR
领域。我们都知道虚拟现实的三大元素:输入(交互)—处理(内容)—输出(眼镜),而诺亦腾正是扮演着输入(交互)的角色。

大多数电影拍摄中使用的动作捕捉主要是基于光学技术,由于设备庞大,需要专门的摄影棚,拍摄起来非常复杂,容易受到现场环境中道具、演员之间遮挡等影响,往往需要大量的后期数据修复。

诺亦腾的黑技术牛在哪里?

其中面向个人用户及开发者的  Perception Neuron
更是开创了一个新纪元,除了具备便携、低能耗、低价格三大优点以外,最最重要的是诺亦腾让动作捕捉从少数高尖端的应用走向普通消费品成为了可能。把一套本来需要几十万的装置,变成普通人也买得起售价千元的产品,并且它的精度一点都不差。

要完整捕捉人的动作,需要一个演员穿上从头到脚,每个可以动的关节都拥有传感器的特殊服装。(这里借用威少和绿巨人来做演示)

实际上,在动作捕捉领域,模拟手部运动也一直是个难题。诺亦腾也顺利的克服了这一点。因为它开发出非常小巧的传感器。可以直接绑在人的手指上,检测人手指的动作。利用这个 9
轴传感器(包括陀螺仪、加速度计以及电子罗盘等)、配合自家先进的算法,能得到较为精确的动作数据。

看得见,摸得着才是真正的 VR…

这位海归博士人生的第一次创业就遭遇失败,他通过传感器为桥梁做安全测试,利用数据生成桥梁安全的维护方案,当事业刚刚起色,便遭遇了
09 年的金融危机。

面向电影、动画和游戏制作的 Perception Legacy;

今天嘿嘿君要介绍的嘿科技就是国内一家以动作捕捉技术见长的诺亦腾(noitom)科技公司,noitom
这个看起来好像很奇怪的名字正是 motion
(运动)的倒写。难道说这家公司从一开始就想要颠覆这个领域?

这让刘昊扬和他的团队一扫心中焦虑,更加坚定研发道路,最终于 2012
年底,取得了惯性动作捕捉核心技术的重大突破。

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这家拥有黑科技的公司能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未来?

目前它的产品主要有三种,分别是一下这些:

要知道,通常一套光学动作捕捉的设备需要一个卡车才能装下,而诺亦腾的设备一个手提箱就能搞定,还能大幅降低后期修补的成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