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季运动会

图片 1

校运动会,这是广大体育爱好者,以及出风头爱好者们为数不多能够展现自己的绝佳舞台。同学们或在风驰电掣中赢得满堂彩,或在一跃而起的瞬间享受来自异性的欢呼迷恋。

奔跑吧少年

运动会就如同角斗场,有胜也有败,有荣耀也有落寞。胜利者带走荣耀,失败者舔舐落寞。

他摔倒了,尽管这一摔到起,他只用了短短的三秒钟,但是已经没有进军决赛的希望了。

不过本着重在参与的心态,以学习为重的高中生们并没有太过看重比赛的结果,所以基本上不会出现有人会因胜败而内牛满面的感人场面。

宋南极冲过终点的那一刻,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但更多的是‘We are the
champion’式的激动。

但这并不代表就没有感人的事迹发生。

“老宋,不赖昂。小组第二,进决赛了。”早就在终点守候的杨利伟和李逵一起小跑过来笑着送来祝贺,“这回你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下午决赛,随便跑跑都行。你这身体刚恢复不久,不用太卖力。”

校运动会开始前一天晚上,宋南极下嘴唇的伤口已经差不多愈合了,但这个时候的他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正儿八经的锻炼了,就连他平时最爱的足球都没有踢过一次。

宋南极喘着粗气,一边走一边说:“看情况再说吧。我刺儿,这家伙半个多月没这么高强度跑,没想到这一下子跑个400米还真使的慌。”

周五晚饭时间,六班的一撮人在食堂前边围了个直径三米的圈儿,前边摆着红蓝绿各色盆子,手里清一色的馒头嚼着。

“没事,等会儿咱们吃点好吃的,好好着补补,嘿嘿。杨利伟他们一会去买饺子,晌午咱们吃饺子,争取把刚才400米消耗的能量都补充回来,呵呵。”

“老宋,明个儿运动会就该开始了,准备的怎么样了?”时任班里体育委员的杨利伟神色凝重的问蹲在旁边的宋南极。

“哎,看,八蛋他们开始跑了。”杨利伟停了下来,为这个曾经的同学加油。八蛋就是赵学志,高二分班之后,他还有孙伟,赵杰等人都转到了文科11班。

宋南极抑郁的摇摇头,拿着馒头的手指指自己的嘴,“准备啥?你看看我这样儿,到这会儿吃饭都得张着嘴。说实话,我这都一个多星期没好好着吃上一顿饭了,唉。”

作为校篮球队队员,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赵学志尽管也是烟不离手,但是身体素质还是相当不错。在小组把个人当中一路领先并以一分钟的成绩夺得第一。

“老宋,你报的是什么项目?”杨旭艳问。

“老宋,你们第一组刚开始的时候跑得忒快了,把速度都带起来了,最后你看冲刺的时候都没劲了。”下来之后的赵学志还喘着气,也没忘记曾经的同班同学。

“400和1500。”宋南极说话倒是利索了不少,差不多是正常水平了。

“嗯,第一回跑400米,是觉着开头跑快了,后头想冲刺也冲刺不起来了。”宋南极实话实话。

“400和1500。你等着我给你看看时间表,看看这两项是什么时候跑。”杨利伟说着将馒头塞进嘴里咬着,从裤兜里掏出来一张墨迹斑斑的纸。

“你跑了多少?”

“我刺儿,哎呀。”杨利伟一叫,嘴里大半个馒头险些掉到地上。

“一分零四秒。”

“怎么了?”宋南极问。

“我正好是一分钟,你们那组都跑的慢,开头没跑好。今天下午跑得时候,刚开头记着先压一下速度,别落下忒多,等着过了第二个弯道省最后一百米的生活再开始冲刺。”

杨利伟尴尬一笑,取下馒头说:“老宋,这下可有点不好弄了。”

“嗯,知道了。”

“杨利伟,你这有话快说有屁赶紧放,行不?”对过的李逵叫道,“什么不好弄了?净叫咱们瞎担心。”

“八蛋,晌午跟俺们一起吃饭呗。俺们一会去称几斤饺子吃。”

“400米和1500米都是明儿个跑。400米我记着是早晨10点半跑,1500是下午4点。”杨利伟面带歉意的看着旧伤未愈的宋南极。

“好家伙,你们这生活不赖呗。多弄点,我到时候过来蹭顿饭昂。”

宋南极一口馒头差点没咽下去,喝了一口疙瘩汤缓了缓,说:“我刺儿,这可有点够呛昂。不过没事,我这两天下了晚自习都练过,课外活动也练过,估计也差不多恢复到百分之七八十了。”

“放心吧,俺们这管饱。”

“杨利伟,你这体委当的,真是。报名的时候怎么也不说清楚呢?一天两项,还有个1500,这JB就是王进喜,王军霞也顶不住啊!老宋这段时间这嘴这样话都说不清楚,那可真是连一顿饱饭也没吃过一顿,这能顶得住吗?”李逵早早就吃完了饭等着发言了。

“赵杰呢?怎么没看见他参加什么比赛啊?那小子不是挺能跑的吗?”

杨利伟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我也不知道这事,这张纸是今儿下午体育部刚发给我的。原先报名的时候他们就是光写了哪些个项目,根本就没写每个项目什么时候跑。这个事老宋知道,是不是?当时咱们报名的时候那张纸上可真是没有写着时间,是吧?”

“别提了,那小子最近连个人影也JB看不见,都不知道他成天干啥呢。不过最后四百米接力他说他过来参加。”

宋南极倒是显得很平静,“恩,是,当时是没写时间。没事,唉,都这样了,怕啥?呵呵。不就是一个400,一个1500吗,小菜一碟。”

“这小子真是越来越懒了。”

“老杨,你把你那张纸给我我看看。”李逵上去将杨利伟手里的校运会赛事安排表拿在手里仔细研究了起来。

“你们不是一个宿舍俺们,怎么也见不着他吗?”

“李逵,你又不参加运动会,看那有什么用啊?”闫阳笑眯眯的问。

“那小子最近也就晚上到宿舍睡个觉,白天基本上看不见影儿。”

李逵抬起头,鄙视的看了闫阳一眼,“闫阳,你这觉悟就是低,忒低。我都不好意思说你和我曾经是一个宿舍的。我不参加运动会?我不参加怎么了?就不能参与了吗?重在参与重在参与,你们这一个个抛头颅洒热血的,俺们就光干瞪眼看着吗?俺们这人虽然没有在操场上和你们一起跑,一起跳,但是俺们这灵魂,那是早就和你们融为一体了。你们奉献的是你们那肉体,俺们奉献的那是精神。李阳,盼虎,王猛,你们说是不是?”

“我听说他和十三班一个小妮儿谈恋爱呢,真的假的?”

李阳,王盼虎和王猛等人笑而不语。

“你说十三班哪个小妮儿啊?”

闫阳刚想接话,就被李逵打断了。

“还有哪个啊?就那个又高又瘦,还待着个眼镜,短头发。”

“哎,这不对哎。杨利伟,怎么这儿有俩400米呢?一个是早晨十点半,还有一个是下午三点五十。”

“俺不知道,那小子今儿个换一个,明儿个换一个,谁知道他到底欺骗了多少无知少女们呢。”

“我看。”杨利伟拿过去仔细一瞅,顿时傻眼了,“我刺儿,这回真坏JB事了。”

“呵呵。”

宋南极闻言赶紧凑过去看,上边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写着下午的两项赛事:15:50:男子400米决赛。16:00:男子1500米预决赛。

“嘿嘿。”

“我刺儿,这就是说万一我400米进了决赛,就得跑了400米,紧接着跑1500?”宋南极这一次真的抑郁了。

上午参加校运会的除了宋南极之外,还有一个同宿舍的小安子安京龙不得不提一下。安京龙同学报的是800米,上午参加完预赛之后,还没等看成绩就跑出去和赵健他们玩去了,下回刚进校门就被同班同学们一顿痛批,原来上午预赛之后他是进了决赛的,只是一时大意低估了自己的实力,急于跑去县城里边逛街错了了而已。

“恩。”杨利伟红着脸点了点头。

中午,信守承诺的杨利伟果然买来了热气腾腾的饺子来犒劳征战在校运会赛场的体育健儿们。羊肉的,猪肉的,牛肉的,三鲜馅儿的,应有尽有,简直就是过年大宴宾客的节奏。

跑完400米决赛,紧接着跑1500米。这对于伤了俩星期,刚刚能正常吃上一顿饭的宋南极来说,真称得上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所以他郁闷。

只是嘴唇的伤还没有好利索的宋南极已经不能像平时那般一口一个大快朵颐了,因为热气腾腾的饺子太烫了,个儿也不小,稍微一不留神就会将下嘴唇的伤口再次“灼伤”。为此,宋南极不得不流着哈喇子等待,一边看着别人满嘴流油地吃一边等待,一直等到饺子不烫了才敢上口。不过肉馅的饺子都有一个缺陷,那就是一旦凉了,那肉的味道就没那么好了,会带点油腥味。所以宋南极其实到最后面对迎面而来的大餐也只是吃了一小碗而已。

“那怎么着啊?”李逵也觉得这个太离谱了。

这一小碗饺子自然没办法补充早上400米消耗掉的能量,所以宋南极在下午决赛的哨音吹响之前就已经感觉有点力不从心了。

杨利伟想了想,扭头问宋南极,“老宋,实在不行咱们去输液吧。你看这段时间你连饭也没吃好,体力肯定跟不上,这明儿个还得跑400米预赛,进了决赛还得跑400米决赛。刚一完就得跑1500,这家伙铁人王进喜也顶不住啊。”

八名选手,数百名观众。裁判,起跑线,铺了炭渣的跑道,聚力勃发的少年们。

“输液?输啥液啊?我又没病。”宋南极问。从小到大,一向自认为身体倍儿棒的宋南极压根就不记得自己输过什么液。

在哨响的那一霎那,八位选手将起点之美完美演绎。年轻的脸庞,微渗的汗水,坚毅的眼神,爆发的力量,更重要的是留给他们自己的,曾经为了终点而努力拼搏过的无悔瞬间。

“输葡萄糖,咱们就去校门口那个诊所那,输两瓶葡萄糖。”杨利伟认真地说,“听说输葡萄糖非常顶事,一瓶输下去,两天不用吃饭,照样活蹦乱跳的。”

两百米过后,宋南极就已经感觉自己虚了,更别提后程加速,就连匀速前进都成问题。

“我刺儿,我从小到大都没输过液。这回为了这个运动会还得去输两瓶葡萄糖,哎,这下子可真是,不知道该说啥了。”宋南极不由得感概人算不如天算的悲情。

被内道的选手们陆续超过之后,体力接近透支的宋南极在弯道处有点想放弃了。

“等会儿我和班主任说一下,咱们今儿晚上不上晚自习了。我找俩人和你一起去输葡萄糖。”杨利伟说,“没事,放心吧。李逵刚才不是说了吗,重在参与,名次不重要。你这情况咱们都清楚,去了随便跑跑就行,昂。”

“真不行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看来这一个来月没咋吃饭体力真是顶不住了。”

“就是,老宋,随便跑跑就算了,别忒当真了。这家伙俩星期没怎么吃饭,就算是老黑他们也顶不住啊,对不?”李逵习惯将四肢发达的短跑名将们统称为:老黑。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第一回参加运动会,决赛再怎么着也不能跑个倒数第一吧。我这辈子也这么丢人过。今儿个豁出命也得争口气,到时候也算是对得住六班,对得住杨利伟他们了。”

宋南极撇撇嘴,低着头没有说话。

“CAO,400米要是把劲儿使完了,那等一下一跑完就得紧接着跑1500,那还跑个JB啥啊。”

原本打算依靠这两年疯狂奔跑练就的一身本领想要报效班级,没想到一场意外让自己雄心壮志瞬间灰飞烟灭,还沦落到要靠树葡萄糖来“苟延残喘”的地步。宋南极想想此刻自己的境遇就有点唏嘘,唏嘘命运弄人,唏嘘人力之卑微。

“日,不管了,先把400米跑完了再说吧。到时候1500跑成什么样算什么样吧,反正我也是尽力了。”

强如拳王阿里,还不是被帕金森综合症折磨得退出拳坛;壮如奥登,还不是被伤病打入“最水状元”之列。

想到这里,宋南极拖着麻木宛如灌了铅的双腿,载着如同刚刚碎过大石的胸口,还有仿佛经过撒哈拉烈日炙烤的干口燥舌,重新抬起长发飘飘的头,小小的眼睛里烈焰重燃,朝着终点线重新开始奋力冲刺。

不过挫折并不一定全部就是坏事,其带给我们何种结局更取决于自己面对挫折的心态。所以,海伦•凯勒、霍金、张海迪、贝多芬这些身残志坚之士都是这方面值得我辈学习的好榜样。

正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棒也能磨成针;花开花落终有时,云破天开现晴天。

宋南极不是名人,却也有一颗永不言弃的心。

宋南极在自我挣扎,幡然悔悟之后,终于在最后阶段成功超越了另外一名对手,并最终以第七名,倒数第二名的决赛成绩结束了自己本届校运会的第一个参赛项目。

“来吧,不就是输两瓶液吗,小case。”吃完饭的宋南极笑呵呵地说。

不过刚刚减速,还没来得及休息一分钟的他立马就在终点处遇到了杨利伟。

半个小时之后,杨利伟,李逵,赵学志等人一起陪着宋南极去了学校门口的诊所吊起了点滴。

“老宋,快些。1500马上就开始蓝。这会他们都在起跑线那开始集合蓝。”杨利伟看着狼狈的宋南极也是满脸焦急之色,“怎么样?老宋,还能顶得住不?实在不行咱们就意思一下,哪怕是走着走完也没事,俺们都知道你尽力了。”

“说实话,打针我是真不怕。可这输液还真是头一遭,不是我怕,就是觉着这男子汉大豆腐,吊着个输液瓶,忒跌份儿。”宋南极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瓶子里边“滴滴答答”好似尿不净的液体。

宋南极一边慢慢走着调节呼吸,一边喘着气问:“1500开始还有几分钟开始?”

“跌份儿?老宋,咱们这是输葡萄糖,又不是输药,跌什么份儿咹?”杨利伟笑着说。

“马上就开始了,还有,还有两分钟。”

“跌份儿?跌份儿是啥意思啊?”李逵问。

“卧槽。”

杨利伟哈哈一笑,“李逵,这你也不知道啊?跌份儿,用咱们土话说那就是丢人的意思。跌份儿那是北京话儿。俺们村一个在北京干件儿(工作)的回来嘴里两句离不开‘跌份儿’。他娘叫他到地里去锄个地吧,人家说:好赖俺也是从北京上班的,锄地跌份儿,不去。他爹让他跟着上地里收玉米,人家说:俺不去,好赖俺在北京也是坐办公室的,掰棒棒儿跌份儿。最后他爹提溜起家里那笤帚疙瘩,一笤帚就敲到他脊梁骨上了。一边打一边骂:你娘了个逼的,这才出去鸡巴几天啊,老家的话不会说,你给老子撇着那普通话。地里营生你也不给老子做,还跌份儿,我今儿个非得敲死你个狗日的,看看你还跌不跌份儿。哈哈哈哈。”

“没事,来来来,先喝两支葡萄糖补充点能量。”

李逵接口说:“这种忘本的东西就是欠该使那笤帚疙瘩敲,非得敲得他说人话不可。你还别说,俺们村也有一个叫常有。平时家咱们不都是好说:这是常有的事吗。人家常有一听见这话就不高兴蓝,什么常有的事啊?那可不是我的事昂,你们别有个什么事都往俺身上扯,呵呵。前年人家常有学厨师,后来就到北京给一个大饭店里炒菜。回来以后也是说话土话不像土话,普通话不像普通话。人家说我在北京也是说这话,人家北京人都能听懂,呵呵。我给你们学学俺们家常有说话昂——”

负责班上后勤的李逵紧接着就递过来四支葡萄糖,“老宋,来吧,都喝了。”

“口还没开呢。”宋南极话音未落,杨利伟从地上已经捡起一块石头,“啪啪啪啪”四声脆响之后,四支葡萄糖已经开好口了。

宋南极来不及细想,一手一支,分两次,直接仰脖子将其全部倒进了肚子里。

纯葡萄长液体着实有点甜,甜中带着粘,甚至有点刷嗓子。

“1500在哪儿跑呢?”宋南极问。

“我带着你去。”杨利伟将宋南极带过去的时候正好枪响。宋南极脑子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跟着大部队开跑了。起跑的时候,二十多号人挤在一起,腿脚发软的宋南极还差点被绊倒。

“能跟着他们跑就行,不用太使劲儿,能跑完就可以了。”杨利伟在跑道边上围观的人群中喊。

宋南极突然觉得这句话是从几千米外传来的那么遥远。

1500米,400米的跑道,三又四分之三圈。刚刚跑完四百米的宋南极头昏脑胀的跟在队伍中间跑着,不超前也不落后,却记不清自己已经跑了第几圈,还剩下多少圈。

对于初中时期就曾经经历过5000米越野的宋南极来说,这次1500本来是他比400米都要有信心取得名次的项目,现在却沦落到要跟一群无名小卒们在队伍尾巴挣扎,甚至要全力拼搏才能避免成为倒数第一,何等讽刺!

宋南极带着哀兵的姿态,跟着队伍跑。跑着跑着,不知道是潜意识里不服输的精神让他疲惫的肉体重新振作,还是刚刚喝下去的四支葡萄糖使其重新焕发活力,宋南极在第三圈临近末尾的时候突然从懵懂状态下开始清醒,清醒的看到自己目前所处的位置,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原来已经突破的小宇宙第六感的限制,力量重新回归体内,犹如重生。

但是有一点他还没有清醒,那就是自己到底跑了多少圈,还剩下多少圈需要跑。

于是宋南极开始慢慢加速,从参赛队伍老末开始超越一个又一个对手的同时,也在为最后的冲刺蓄力。

“加油,老宋。”

“老宋,加油。”

“还有几圈跑完呢?”跑到一个弯道遇着加油的本班同学时,宋南极喘着气问。

旁边突然冒出来的赵杰喊:“还有一圈,老宋,加油。”

“是跑完这圈还有一圈吧?”宋南极一边跑一边回头问。

“对,跑完这圈还有一圈。别着急,慢慢跑完就可以了。”赵杰安慰着宋南极。

他不知道,这时候的宋南极本来已经蓄力准备冲刺了,而他刚刚抬头看到的第一名,也距离自己不过150米。

宋南极听了赵杰的话,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跑着,准备在最后四分之三圈时加速,冲刺,完成绝地反超,即使拿不到名次,按照现在的形势跑个前五名还是没有问题的。

宋南极心里打着自己快乐的小算盘,在继续跑过150米之后发现,前边的第一名跑过自己前边的直道之后停下了,喘着气。

紧接着,第二个到达那个位置的,第三个,第四个过去的,都停下了,插着腰,喘着气,脸上疲惫中带着兴奋。

“草,这是最后一圈了?”宋南极心里一惊,“赵杰这个败家玩意儿,唉。”

失落归失落,宋南极还是尽自己所能开始全力加速,并最终争取了一个前十名。

下来之后,李逵,杨利伟等人纷纷过来搀扶宋南极,还试图安慰几句。不过宋南极体力显然并没有什么问题,前两年踢足球锻炼的良好体魄,加上那几支葡萄糖的刺激,现在就算是让他再跑个一千米估计都没问题。

“我,哎,我还当这是最后第二圈呢。要不是赵杰告诉我说还有一圈,我早就开始加速了。说不定最后还能拿个前三名呢。”宋南极甩开众人想要过来搀扶的手,满心的不甘。

反倒是杨利伟安慰他说:“没事没事,这个名次也不错了。你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好好吃一顿饭,体力肯定没有原来时候好,要是没受伤,这三千米他们谁是你的对手啊,呵呵。”

“就是。”李逵接口道,“老宋这实力就算是发挥百分之五十也轻轻松松甩他们八百米。关键是这种小比赛咱们也犯不着和他们较劲。你看你就算拿个第一名才奖个XX了。下回,下回等第一名奖金给个万把来块钱的时候咱们再好好着和他们比。”

“哎,你们还别说,这个葡萄糖真厉害。我刚跑完四百米决赛的时候觉着体力快透支啊。结果喝了那几支葡萄糖以后,我刺儿,头两圈还没觉着什么,后来真的是越跑越精神。”宋南极感慨地说,“就是不知道这葡萄糖算不算是兴奋剂啊,哈哈。”

“葡萄糖不能算是兴奋剂吧?”李逵不确定的说。

“不算不算。”杨利伟说,“就算是又怎么样啊?又不是光咱们喝,你看刚才有多少人喝过了。再说了,咱们这儿又不弄什么尿检,管他那么多呢。”

“不行,回头我去查查。记着原来在一本杂志上看见说兴奋剂包括什么苯丙胺,麻黄素,黄嘌呤,还就是没听说过葡萄糖。”好学的宋南极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

当天下午宋南极还领到了一个奖品,一副质量及其不高的乒乓球牌,作为本次校运会入围四百米决赛的奖励。

“唉,干体力活就是不挣钱啊。我这费劲巴拉跑了四千米,就发了个十块钱的这么一副破乒乓球拍。”看到手里这幅轻的和苍蝇拍有的一比的乒乓球牌,宋南极感慨的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