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普通人,很少有机会直接参与案件评审,尤其是一场关于弑父的凶杀案。

今天讲的是两部电影:

一所政法大学里,有一群家长,他们讨论的结果可能就是判决的依据,一句话就能判处嫌疑人死刑。

12 Angry Men,译名《十二怒汉》, 1957年美国电影,黑白;

这是一场特殊的评审。因为学生进行《英美法》补考,他们的家长被邀请为法律评审员。学生现场答辩、案件重组、证人证词、推理逻辑,然后家长要在虚拟评审讨论会上,一个小时内达成一致。

《十二公民》,2015年中国电影,彩色。

在所有人眼中,家长们的讨论,只是一个形式,一场表演。因为结论显而易见,所有证据都指向嫌疑人杀害了自己的亲生父亲。表演却要求真实合理,更需要大家同仇敌忾,一个小时结束后,大家走出教室,学生补考合格,皆大欢喜。

图片 1

然而,故事如果皆大欢喜,电影就不那么好看了。冲突和暴力、血腥与欲望是戏剧的核心,人性的阴暗面才是戏剧的源泉。

《十二公民》里12位家长,11人投有罪,1人投无罪。

第一部分

有人就不高兴了。这么明显的证据,这么有力的指控,你凭什么说这个富二代无罪?更何况,这不是一场真正的陪审讨论,这是模拟,模拟懂吗?就是我们最后投成什么结果,都不会对案件评审造成任何影响。

12 Angry
Men是探讨美国陪审团制度和法律正义的经典之作。影片讲述一个在贫民窟长大的男孩被指控谋杀生父,案件的目击者和凶器均已呈堂铁证如山,而担任此案陪审团的12个人要于结案前在陪审团休息室里讨论案情,讨论结果必须要一致通过才能正式结案。

然而,8号陪审员依然在哂笑、嘲讽、不屑中举起了右手“我还是认为无罪。”

《十二公民》是说在一所政法大学内,未通过英美法课程期末考试的学生正在补考。他们组成模拟西方法庭,分别担任法官、律师、检察官等角色,审理的是一桩真实的“20岁富二代弑生父”案。12位学生家长组成了陪审团,必须达成一致判定,才能结案。

这一回,大家都不高兴了。你是在玩儿吗?这么多人陪着你一个人玩儿?我们大家的时间有多宝贵,你知道吗?要玩你一个人玩,我们还有事,没你这么闲。赶紧把投票的事情搞定,孩子们还在外面等着呢……

两个故事大同小异,关键证据都是:

但8号陪审员却说:“我不是说他无罪,我只是觉得事情太绝对反而不真实。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世上哪有这么绝对的事情呢?就算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不是他杀人,那我们就必须坐下来讨论清楚,而不是敷衍。”

  1. 凶器(都是较少见的刀子);

  2. 致命伤的伤口角度;

  3. 楼下老人的证词;

  4. 对楼妇女的证词。

剩下的11人,有的人开始思考他的话,有的人转过头,有的人试图打断他的话,还有一个人沉默着,接着,他提议再投一次票,如果仍然是11人投有罪,那他则不再耽误大家时间。

而两部影片的场景就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内,12名陪审员根据庭审讨论案情,特别是针对关键证据的一一探讨,最终作出一致判定。开始都是十一位陪审员认为证据确凿,需做“有罪”判定,只有八号陪审员认为存疑;随着影片的进展,各位陪审员的偏见、经历和性格都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和较量;最终都是在三号陪审员的“无罪”声中,达成一致的“无罪”判定。

这一次,却有人站在了他这一边,最后一票“无罪”。

第二部分

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他说的有道理。我们现在是在讨论一个凶杀案,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是嫌疑人是无辜的,而大家如果轻易地就投了有罪,嫌疑人可能就因此被枪毙。

两部片子中几个有意思的点:

万一,他是无罪的了?

1. 片名

除了8号,剩下的11人可能就是间接杀害一个无辜嫌疑人的凶手,也是导致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的始作俑者。

12 Angry Men的 “Angry”
这词儿挺有意思,影片中火药味十足,各位陪审员之间的交锋和争辩,堪称经典。

大家都觉得自己的时间宝贵,想都没想就投了有罪,甚至希望赶紧结束这场无聊的讨论,回家收租或者约会。

《十二公民》这一题目改得特别好。公民本身的register就是法律,所以与主题相当呼应。而且这十二公民来自于各个阶层和背景,片名的法律重要性更加凸显。

可能除了8号,从来没有人真正思考过,那些所谓亲耳听到、亲眼看到的证据是不是有问题,也从来没有人真正思考过,嫌疑人在杀人后为什么不逃走,反而在家里等着警察上来抓人。

2. 片头和片尾

他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为生活而奔波、为子女而忧愁,唯独不会为了一个陌生人的生死而担忧。

12 Angry
Men的开头是法院的日常、庭审法官例行公事地向陪审员宣读规则以及被告的一个特写;结尾则是各位陪审员走出法院,八号陪审员以及九号陪审员互相介绍名字并道别。这样的开头结尾简单却不失深意。

柴米油盐酱醋茶已经足够让人闹心了,你一个所有人都认为该死的嫌疑人就不要再来折腾了。

《十二公民》的开头则是案件的媒体报道;结尾是八号陪审员陆刚取回落下的
“检察工作证” 以及字幕 “一个月后真凶落网。”

这是11个人内心的想法,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此时以不同的社会身份完成了整齐划一的高度一致,因为他的生死,除了影响孩子们的考试答辩成绩,与他们毫无关系。

这样的改编显然更符合中国国情和中国观众的观影心理,但是在法律高度上却不止相差了一星半点。正如陆刚在讨论中一再强调“我不知道真相”、“我们根本不用证明不是他,只要是在证明他这个过程当中,存有疑点。”
这是整个片子的精髓,可是结尾却完全破坏了这样的高度。难道嫌疑人如果真的是凶手,这种“合理存疑”和“疑罪从无”就没有价值了吗?

真理是什么?重要吗?

这也让我想起了邓超主演的《烈日灼心》,结尾也是告诉我们真凶另有其人,这完全削弱了人的复杂性和人性的可贵之处,而这不正是影片的主旨所在吗?我非常不明白为什么导演和编剧要这么自毁长城?

看到这一幕,不知道你有没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3. 人物的设定

网上一有什么新闻,总有人不分青红皂白、案情结果就开始指责当事人;明星一有感情问题,就有粉丝跳出来指责对方不负责任。

12 Angry
Men的八号陪审员是一名建筑师,而《十二公民》的设定则是检察官,这其实也拉低了后者的法律高度。此外,这导致了剧本的一个小bug。《十二公民》的故事前提是政法大学英美法修课学生进行补考,我想以八号陪审员的法律素养和普法积极性(从最后他那充满欣慰的笑容可以看出),他的孩子怎么会需要补考?

不管真相如何,自己说的就是对的,只要跟自己没有关系,说破天都无关紧要。对生命个体的尊重,对法律精神的尊重,在此刻化为乌有。

还有一点,为什么两部片子中都没有女性陪审员, why, why?

1个人对11个人,巧舌如簧也抵不过11张嘴一张一翕。双方都无法说服对方的时候,重组案情成了必然选择。

4. 证据的瑕疵

从凶器上的个人编码到淘宝一模一样的弹簧刀;

1957年的12 Angry
Men对于凶器上指纹被抹去这一事实进行了强调,反而是2015年的《十二公民》完全缺失了这一点。这在当代科技背景下,完全不合理;而且在陪审员们讨论嫌疑人的心理状态时,指纹是个很好的点,却被这么无端地省略了。

从老人言之凿凿的证词到破洞百出的逻辑;

5. 身份的重叠

从亲眼目睹杀人过程到近视眼鼻翼两边的凹陷;

我不懂英美法系,但是按照我有限的了解,两部片子中陪审员都部分充当了辩护律师的角色。那些引向reasonable
doubts的重现、诘问等等本应是辩护律师使用的技巧。

案情在一步步推理过程中一点点变得清晰可辩,老人可能为了得到重视而撒谎,女人可能将模棱两可变成坚决肯定,最重要的是,嫌疑人不可能杀人之后再返回现场等待被抓。

我理解12 Angry
Men的这一重叠处理,因为它最开始是一部广播剧,对于戏剧张力和台词水平的考验,是非常严苛的。把两重身份进行重叠,戏剧性会更加强烈。

此时,再次投票,变成了11:1。

《十二公民》的处理也比较合理,是说扮演辩护律师的女学生根本不称职(当然这一点也借鉴了12
Angry Men),那么陪审员做出这么多的重现和诘问都是合理的了。

唯独3号陪审员,从头到尾坚信8号陪审员的揣测、分析和意图。他焦躁、无理、武断甚至蛮横,不认可这个结论,始终认为儿子有弑父的动机就是罪大恶极,就要判处死刑。

第三部分

原来,他的儿子青春期叛逆出走,父子俩5年没见,深深的心结藏在心中,他坚信的不是嫌疑人,而是对自己儿子的愧疚、思念、悔恨的复杂情感。

最后分享12 Angry Men中我最喜欢的一段台词:

当12个人走出残破的体育教室时,大家的人生观和价值判断也发生了根本变化。

This, I have always thought, is a remarkable thing about democracy. That
we are notified by mail to come down to this place to decide on the
guilt or innocence of a man we have never heard of before. We have
nothing to gain or lose by our verdict. This is one of the reasons why
we are strong. We should not make it a personal thing.

最后,4号陪审员说:“向真理低头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我想这是电影的点睛之笔。

经典电影总会有多版翻拍,12 Angry Men
也不例外。日本版的叫《十二个温柔的日本人》,俄语版的叫《12》(曾获2007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应该都可以看看。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偏狭和执拗,唯独不明白法律是为了保护无辜而制定。

何冰饰演的8号陪审员,在大家散去之后,回到废旧的体育教室,拿起他落在椅子上的证件“检察官”。

这一刻,突然觉得好幸运,他是一名检察官,以一人之力说服11人,让大家相信嫌疑人的无辜;

这一刻,突然觉得好幸运,这是一群未来进入司法系统学生们的家长,他们向真理低头;

这一刻,突然觉得好幸运,我看到这一部电影,看到了司法公正的曙光。

我们需要这样一部电影,来叫醒沉睡的人们,当法律大义和个人私心出现矛盾之时,坚守正义亦是坚守内心的道德底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