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拍照的现场,剧照来自网络

必威官网 1


剧照

“譬则镜花水月;体格声调;水与镜也;兴象风神;月与花也。必水澄镜朗;然后花月宛然。”
                     —— 明·胡应麟《诗薮》

台湾云门舞集《水月》日前首次起舞国家大剧院,这是著名编舞家林怀民继《行草》《流浪者之歌》《九歌》《松烟》之后第5部亮相国家大剧院的代表作品。云门舞集男女舞者曼妙的舞姿搭配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组曲》,太极、明镜与流水在舞台上交相辉映,带给北京观众一场视听感官盛宴。

《水月》

前半段,没有水只有月
分出半个脑子一簇一簇的看;跟着舞者的动作不知觉得一呼一吸;剩下的半个脑子里各种思绪飞旋不下,没这么乱过;从日常琐碎到人生奥义,乱到觉得愧对了舞者,甚至愧对了几百大元的戏票。
只好安慰自己,某某著名戏剧家曾说过:看剧,应是看心,哪怕你剧都没看明白,只要记得看剧时候的心情就够了。如果你不幸睡着,那就享受香甜的梦。

后半段,月盈水中
一下子便激动起来,坐直了,挺好背。水花飞起,终于清空了那半个不安分的脑子。感叹舞者对自己肢体的控制和表达,仿佛再昭示人类能把身体操作的如此精妙

再之后,镜中月起,镜水相映,人舞如花
那半个脑子又乱了,就像什么在呼呼呼的飞,想了些什么也不记得了;巴赫的大提琴成了背景音,舞者成了眼前的幻象;只记得从舞蹈开始后就没停过的一呼一吸。

舞毕,无始无终
呼吸,无始无终

不能拍照的现场,剧照来自网络

我们看到的不只是手和脚,不只是跳跃和旋转;我们看到一个人的个性与气质。所有的训练无法抹杀“人”的味道。一个活生生的“个人”终将在舞台上显现。
——林怀民《高处眼亮》

云门舞集首演于1998年的《水月》,作为林怀民的巅峰之作,被媒体誉为“20世纪当代舞蹈的里程碑”,受到国内外舞迷的热捧。《水月》继承并发扬了云门舞集一贯强调的中国肢体语汇,并以“太极导引”为原理,衍生出以曲线动势的独特语言。在《水月》中,舞者呼吸吐纳,由丹田导气引身,带动肢体的动作。动静、虚实、阴阳互生互克,可谓是中国书画“气韵生动”的体现。

编者·林怀民

我印象里的编者

19岁才开始间断学舞;26岁就在台北创办台湾第一个职业现代舞剧团的林怀民。
站在舞台微偏位置上,一袭黑衣。本来臆想的应该是一个温雅的老人,一切娓娓道来,比那重达2吨的温水都来得温吞。谁想:一张嘴,一投足,竟是老顽童样子。点名叫观众提问会垫一下脚;回答问题时候也一晃一晃的;也会说:我们舞者的服装简单,是因为我要控制服装成本。
很有趣。

林怀民新闻系出身,艺术创作硕士,以小说出名,最终研习现代舞。若是纯舞蹈出身怕是编不出这样的舞蹈。唯有修习艺术出身的编者,才能跳出身体、肌肉、韵律、节奏等等,去做纯粹的舞蹈。唯有从更高的维度去看,去体会,才能摒弃掉技艺本身,去实现创作的更高层次。
设计,也许都要如此。

斤斤计较艺术种种,其实看不到真正动人心魄的美。 ——蒋勋《吴哥之美》

不能拍照的现场,剧照来自网络

请我去看《水月》的姑娘明天就孤身飞去暹粒,去做那落日里发呆的石狮,去看吴哥的夜色四合,去感受繁华的匆匆逝去了。忽然感慨,陪伴我加班的《蒋勋讲红楼梦》还没听完,喜马拉雅就开始收费了。原来一切都要趁早,就像林怀民说的:
年轻时的流浪,是一生的养分——林怀民《高处眼亮》

回想开场前,在地面上,不是也看到了北京秋风中的月亮~~~

笔者自摄

《水月》采用了西方音乐的经典——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组曲》,同样令国际舞评家惊讶叫绝。在首演后的第二年春天,林怀民将其带到巴赫故乡柏林的德意志歌剧院演出,获得德国重要媒体的一致赞誉。随后近20年的世界巡演,同样征服了不同地域和文化背景的观众。《纽约时报》称:“《水月》的舞蹈是巴赫音乐的化身。”《国际芭蕾杂志》也评价说:“东方的太极与巴赫的经典,等待300年,只为了在《水月》中相逢。”

林怀民由“镜花水月毕竟总成空”的佛家偈语获得灵感作舞,“水”“月”“镜”是《水月》舞台上必不可少的意象。林怀民谈到:“《水月》不是在讲佛经,是在讲山水画中的横轴,西方的画是挂在那里看的,我们的画是横着打开的。看到一点点,然后再一点点,就像旅行一样。看的人经过一个时间旅行,一步步走出来。”

首演当晚,《水月》伴着巴赫的音乐逐渐打开,白裤系腰的男女舞者站在勾画白色水纹的黑色地板上,身形倒映在身后的巨型镜面中,显得格外空灵。随着舞蹈的进行,悄然而出的流水缓缓淌过舞台,在镜面和水波之间映现出层叠繁复而虚实相间的无限幻象。舞者踏水而舞,有那么一段时间巴赫的音乐戛然而止,舞台上空余数名舞者的呼吸吐纳声与潺潺流水声相互呼应,而禅意也在这动静虚实之间,在观者的心头旋生旋灭。东方神韵的舞蹈和西方经典的音乐水乳交融、相得益彰,纯粹、空灵的境界自舞台之上缓缓延展。

为营造出水月天光的舞台空间,林怀民克服了很多不为观众所注意的困难。比如《水月》舞台上的水,水温在几十分钟后的演出中必须维持在一定度数,那就是舞者的体温。林怀民强调:“因为舞者们是汗流浃背,毛细孔是打开的,遇到天冷的时候,水面上甚至会起水雾,如果给冷水,跳了几场后人就会僵在那里。”正因为这样的审慎与细致,云门舞集带给观众的只有至纯至美的享受。

相关文章